18、第18章(2 / 2)

“不知道,眼泪自己就掉了出来。”景非容嘟囔道。</p>

两人收拾过后便去了人界,天界有规定,不允许随意变幻钱财用于凡间,都需要在司户星君那儿登记领取。往常下凡都是跟着哥哥姐姐,景非容自然有钱花,今天又攀上了帝君这个大户,他的心情非常愉悦。</p>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景非容总觉得楚雁川每次事后气色尤其好,哪怕只是一抬眼一抿唇,就宛如有漂亮的小花在他身上簇簇开放,春色如画,可又好像有雪扑簌落下,清冽剔透。</p>

“我完蛋了。”站在熙攘人群里,灯影绰绰,景非容望着正在给他买糖葫芦的楚雁川的背影,失神地喃喃。</p>

楚雁川回过头,将糖葫芦递给景非容,那张清冷的脸在各色花灯的映衬下,在人间的烟火气中,干净得不染纤尘,似乎与他对望一眼,就能抓住永恒。</p>

“甜吗。”楚雁川问。</p>

景非容点点头,将糖葫芦递到楚雁川面前:“帝君吃一颗?”</p>

楚雁川摇摇头,景非容却朝他靠近一些,将糖葫芦往帝君的唇上蹭了蹭。人潮喧闹,景非容的声音干净明晰,哄小孩似的:“帝君,真的很甜,你尝一口吧。”</p>

他的脸逆着光亮,发髻松散,整个脑袋毛茸茸的,楚雁川看了他一会儿,舔了一下唇,上头沾了些糖渍,黏黏甜甜的。楚雁川抿了抿嘴,朝前凑了些,要去咬糖葫芦。</p>

景非容不怀好意地把糖葫芦往后一移,楚雁川咬了个空。</p>

数万年来第一次被这么明晃晃地调戏,楚雁川怔了怔,下意识地抬眼,景非容被他难得茫然的目光一瞧,顿时心猿意马——因为帝君平常冷静得很,只有在床上才会拿这种眼神看他。</p>

“噢,我看错了。”景非容装模作样地看了看糖葫芦,“我刚看上面好像有纸屑,原来没有。”</p>

他再次将糖葫芦凑到楚雁川唇边,若无其事道:“没事了,帝君咬一口。”</p>

温柔帝君被熊孩子惹毛了,后果很严重,楚雁川别开头一言不发地往前走,景非容觉得帝君这模样很新奇,立在原地傻笑两声,随后咬了颗糖葫芦在嘴里,嚼吧着跟了上去。</p>

没走两步是个卖面具的小摊子,景非容停下步子,好奇地看了看,又惦记着帝君和帝君口袋里的钱,于是转头想叫住楚雁川,结果正瞧见帝君对面站着个男子,手中执着一盏绫绢桃花灯。</p>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