啰嗦h(2 / 2)

  “嗯?这是什么时候的。”陈瑾自己都迷迷糊糊的。

  她自己一个人住,吃饭也是随心所欲,一天可能就吃一顿半顿,衣服都是送去洗衣房,也照顾不好自己。

  傅玺点了外卖,帮她整理起冰箱来。

  拿出电视柜下的药箱,发现大多数药全都过期了,以及她放在茶几上的保健品和零食,也过期了,但她似乎还一直在吃。

  估计女人自己都不知道过期了。

  他叹了一口气,默默找出一个垃圾袋,将那些过期的食品药物全都打包带走。

  没想到越长大她倒是越不会照顾自己了。

  陈瑾睡了一会,醒来时,外卖正好到了,她拖着酸痛的身体走到客厅里,傅玺见她睡醒了,不禁絮叨。

  “你家里这些东西都过期了,你不知道吗?”他打开外卖盒子,将里面的饭菜摆出来。

  “什么东西过期了。”陈瑾打了个哈切,不以为意,拿起筷子开始吃饭。

  “想这些药品,保健品,过期了就不要再吃了,你都吃多久了?”

  “不记得了。”

  “别不当回事儿,阿瑾,你要是这样的话我就要和哥说了,不能让你一个人住,你平时有好好吃饭吗?体检过吗?体检报告拿出来给我看看……”

  “体检报告在书房抽屉里,你去找吧。”她捂住耳朵,“让我好好吃饭!”

  “行行行,你好好吃饭。”

  见她不耐烦了,傅玺也不多说了,走进书房里去找体检报告。

  陈瑾撇了他一眼,以前好好的,怎么长大了还变啰嗦了。

  翻出她的体检报告,傅玺几乎是皱着眉头看完的,贫血,胃病…

  她了霸总病。

  男人深吸一口气,默默将报告放回去。

  傅老爷子今年八十岁大寿,傅臣回国便是为了此事,他想带着陈瑾一块去。

  陈瑾当然不敢去,几乎整个傅家都知道她将两兄弟拿捏的死死的。

  原本好好的孩子到她手上全都成了恋爱脑。

  给她十个胆子也不够去的。

  见她死活不松口,傅玺也就只好作罢。

  其实家中并没有说什么,陈瑾原本就足够优秀耀眼,并没有值得诟病的地方。

  无论如何,都是两兄弟你情我愿的事情,怎么能怪到她头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