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作多情(1 / 2)

</dt>

&emsp;&emsp;听见贺瑾像面对不听话的小孩子一样不耐烦的语气,沉茗又回想起早上他不由分说让自己塞着跳蛋去上学——他不在乎她是否会不舒服,也不在乎如果被同学发现怎么办。

&emsp;&emsp;长久以来沉茗都自以为十分清楚地认识到,自己不过是贺瑾养在身边疏解性欲的玩具罢了。

&emsp;&emsp;可年少的人总是太容易被感动、太容易爱上,所以当发现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的产物后,又开始自怨自艾,就这么逐渐成长为冷漠又滥情的成年人。

&emsp;&emsp;贺瑾偶尔表现出的温柔和体贴总让沉茗误以为那是爱意,直到今天又听到他冷漠的话,她才如梦初醒——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,或者说,这才是他们之间真实的关系。

&emsp;&emsp;“这些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吗?我不也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吗?那我在难过什么呢?”

&emsp;&emsp;但沉茗心里还是像被人攥紧一样酸涩,眼泪忍不住啪嗒啪嗒掉下来。

&emsp;&emsp;刚开始沉茗还不敢哭出声来,她边用一只手抹眼泪边去看贺瑾,见他只是抱着双臂站在桌边,深邃的目光冷漠地看着她,沉茗索性小声抽泣起来。

&emsp;&emsp;但由于嗓子疼以及没吃晚饭,沉茗哭了一会儿就有些累了,她靠在床头,转为一个人默默掉眼泪。

&emsp;&emsp;此刻沉茗也不怕贺瑾教训她了,她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,隔着一个床的距离和他对视着。

&emsp;&emsp;等到沉茗抹眼泪的频率越来越低,贺瑾才朝她走过来,站在她床边垂眸看着她。

&emsp;&emsp;见她脸上还挂着没干的泪痕,贺瑾抬起沉茗的下巴,然后用拇指毫不怜惜地擦过她的脸颊。

&emsp;&emsp;“哭完了吗?”贺瑾掐着沉茗的脸颊,强迫她仰起头看着自己。

&emsp;&emsp;沉茗没说话,只是用鼻子轻哼了一声。

&emsp;&emsp;“为什么哭?”贺瑾依旧冷着脸。

&emsp;&emsp;被贺瑾一问沉茗又觉得鼻子发酸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她撇开目光看向别处。

&emsp;&emsp;“看着我。”贺瑾的手指收紧了些,疼得沉茗皱眉,只得含着眼泪抬头看他,但她依旧保持沉默。

&emsp;&emsp;“不想说也没关系,我可以永远把你关在这里,你哪也别想去。”

&emsp;&emsp;这话对沉茗果然有用,几乎瞬间,恐惧混杂着失望和怨恨,一齐占据她的内心,她相信贺瑾真的能做出那些事。

&emsp;&emsp;“因为我很难受…身体上、和心里,都很难受…”因为被贺瑾掐着脸,沉茗说得有些艰难,不过最大的原因是她克服不了说这些话的羞耻感。

&emsp;&emsp;“为什么心里难受?”

&emsp;&emsp;沉茗见贺瑾如此刨根问底,简直想站起来跟他说让他去买本《十万个为什么》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