雏妓出身的白 ro ushuwu2.c om九千岁24(1 / 2)

</dt>

&emsp;&emsp;“贺兰还是没把我当成她亲母妃。我把她当做自己的孩子疼爱,小时候她发烧,我急得夜夜睡不好觉,她第一次说话,我比谁都高兴,到头来,我竟比不上一个奶娘!”

&emsp;&emsp;你气得全身颤抖。

&emsp;&emsp;茶盏碎在地上,四分五裂。

&emsp;&emsp;李雪烟良久都没说话,你皱眉问他,“怎么不说话?”

&emsp;&emsp;全然没意识到从何时,你对他的态度已经全然把他当成服侍你,为你解忧的奴才。

&emsp;&emsp;就连“厂督”二字,你都很久没这样敬称过他。

&emsp;&emsp;“七公主很像小时候的你。被迫成长,被迫接受。她刚接触太子时战战兢兢,三岁就学会恭维逢迎挑太子爱听的话说。你让她陪太后她没说过一个不字。”李雪烟扭头对你说,“真正的母亲是不会利用自己的孩子的。”

&emsp;&emsp;李雪烟从没说过这样的话。

&emsp;&emsp;他说得太认真了,你一时无法反驳,哑然不语。

&emsp;&emsp;你把李雪烟赶走,把自己关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