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0章 吃穿都没了,还臭美啥?(1 / 2)

</tr></table>

;;;;随即又站出来几位老人,道:“连实话都不让说,还有我们的活路吗?”

;;;;“在外面我们被视如草芥,难道我们的衙门也如此对待我们?”

;;;;“幽冥狐族,十大强族,可我们连说句实话的权力都没有,这幽冥狐族还是我们的幽冥狐族吗?”

;;;;………

;;;;几位老人情绪激动又悲愤,拐杖捣在地上,吐沫星子都崩到四皇子的脸上去了。

;;;;四皇子瞬间大怒,狞声道:“你们这些贱……”

;;;;“慎言!”

;;;;煜总管的声音猛然在四皇子的耳边响起,犹如炸雷一般。

;;;;四皇子瞬间神情一变,脸色铁青的闭上了嘴巴。

;;;;他本想说一句贱民,这句话谁都可以说,但是唯独狐皇不能说,皇子不能说!

;;;;无论任何时候,这些百姓都是皇家的子民,是皇家高高在上的基础,皇家尊贵无比的前提,就是百姓子民的拥戴。

;;;;所以,无论任何种族的主宰者都必须打着爱民如子的旗号,即便真的将百姓子民视如草芥,也绝对不能如此直白的轻辱他们,轻贱他们。

;;;;否则,失去了民心,最终的结果都将是被推翻统治,这种事情,在历史上发生过太过次了。

;;;;就拿当今皇室来说,在当年,不也是因为前皇室的荒淫无道,才聚拢民心,一举推翻前朝,建立当今盛世吗?

;;;;所以,四皇子无论多么的愤怒,可以私底下将这些人全部杀光,但是当面,绝对不能侮辱他们!

;;;;否则,他今天的言论传开之后,会立即民心丧失,想要登上大位,根本不可能!

;;;;四皇子不再开口,但是蟒湉却无所顾忌,暴怒道:“你这群该死的贱民,我弟弟何等的尊贵?即便是杀了你们,也是你们毕生的荣幸,竟然还敢在这里犬吠,你们全部都该死!”

;;;;“哼!”

;;;;纪无锋一声冷哼,道:“你弟弟尊贵?我族的百姓就是贱民?甚至连让你弟弟残杀,都是荣幸?”

;;;;“没错,一群贱民,蝼蚁一般,难道我说错了吗?”

;;;;蟒湉语气骄狂,颐指气使。

;;;;却没有看到煜总管,岐总管的脸色已经变的极为难看。

;;;;这里是幽冥狐族,往小了说,这些百姓是他们的治下子民,往大了说,这些百姓是他们的同胞,是他们的族人。

;;;;蟒湉将他们的族人视作贱民,蝼蚁,这是对整个幽冥狐族的折辱!

;;;;尤其是岐总管,眼中已经涌现了怒火,杀气升腾,如若蟒湉不是前来和亲的郡主,他早就大喝一声“贱婢,受死吧!”

;;;;“哼,或许在你眼中,百姓只是贱民,只是蝼蚁,但是在我幽冥狐族,绝非如此!”

;;;;纪无锋声音高亢,义愤填膺,道:“谁能载舟,亦能覆舟,在我眼中,乃至在陛下眼中,百姓是我们的子民,是我们的同胞,是他们的族人,盛世,我们一起同享,战时,他们就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!”

;;;;他转过身,面向煜总管等人,道:“诸位,你们想一想,我们每天吃的,每天穿的,都是怎么来的?都是百姓给与我们的,没有百姓,我们吃啥?喝啥?吃穿都没了,还臭

;;;;

;;;;美啥?”

;;;;众人嘴角不禁一阵抽搐,想说什么可是又说不出什么来,因为纪无锋说的是事实。

;;;;什么皇家世家,所有的吃穿都是来自于百姓,没有百姓,确实是没吃没穿的。

;;;;“还有战时,那些冲锋陷阵,抛头颅,洒热血的将士,哪一个不是来自百姓?即便是此时,我们在享受荣华富贵,享受太平盛世的时候,那些在苦寒之地守卫边疆的战士哪一个不是来自百姓?”

;;;;“贱民?”

;;;;纪无锋怒视着蟒湉,厉声道:“如果没有那些贱民?你就算不饿死,也会被外敌生擒凌辱致死,还能在这里指着他们高呼贱民?”

;;;;“你……”

;;;;蟒湉被纪无锋逼问,恼怒至极。

;;;;然而不等她说话,人群之中就有人激动的喊道:“没错,我们是百姓,我们不是贱民,没有我们,你们凭什么高高在上?”

;;;;随即有人响应:“你们吃我们的,喝我们的,还要我们的子弟为你们冲锋陷阵,守卫边疆,凭什么说我们卑贱?”

;;;;“我们不卑贱,这幽冥狐族是我们的幽冥狐族!”

;;;;“我们不卑贱!”

;;;;“我们不卑贱!”

;;;;………

;;;;纪无锋的话就像是星星之火,呈现出了燎原之势,惹的现场百姓一个个齐声高呼。

;;;;或许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自己卑贱,在这些皇亲贵胄跟前只是一只蝼蚁。

;;;;但是纪无锋的话却让他们明白了,这些凭什么高高在上?凭什么尊贵无比?没有这些寻常百姓,他们什么都不是!

;;;;刑律司里面的高呼声,响彻天地,引来无数人在大门外围观,至少有数万之众。

;;;;纪无锋的话同样让他们热血沸腾,义愤填膺,忍不住一起大声呐喊,声音传遍整个皇城!

;;;;远处的亭子之中,茶香四溢,有人在愣神,许久之后才喃喃道:“这小子还真是不一般啊。”

;;;;长发男子却笑吟吟道:“看来九涟的选择还是很有道理的,这小子没少给我们惊喜啊。”

;;;;皇城之中各大府邸,都有下人在传递消息,然而表现却是各不相同。

;;;;“哼,哗众取宠!”

;;;;“哈哈哈……这小子的确很特别呀。”

;;;;即便是皇宫深处,都有侍卫在回禀,然而,却没有人知道那位是什么态度。

;;;;看见这一幕,四皇子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,感觉到后怕无比,如若不是煜总管及时阻止,他那一句贱民说出口,究竟会有什么后果?

;;;;然而就在这时,蟒湉猛然拉住四皇子,厉声道:“你看看,就连这些贱民都胆敢欺负本郡主,难道你就不做些什么吗?”

;;;;四皇子低声道:“此时已经犯了众怒,我们还是……”

;;;;此时唯一的出路就是息事宁人,平息百姓们的怒火。

;;;;蟒湉确实大怒,吼道:“你个废物,连贱种都敢骑在你头上,要你还有什么用?我警告你,今天在场的这群贱民,我要他们全部死,否则,你休想要我嫁给你!”

;;;;什么?